關於部落格
  • 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跑調的高三

剛讀高三那年,班裏轉來一個叫木根的男生。人如其名,笨拙、木讷,一臉跟莊稼活情同手足與大學卻毫不相幹的農民樣。據小道消息說,他已經在高三的前線上與敵拼殺兩年了,卻依然沒有絲毫能將制高點拿下的迹象。
那一年,總感覺同學之間突然變得有幾分的微妙和冷漠,明明是一分一秒地都較著勁,臉上,卻故意挂上種無所謂的輕松。彼此的分數和名次像是國家機密,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,卻費盡心機地想打聽到別人的。在這樣壓抑的氣氛裏學習長了,人便得了一種被老師們稱爲高考綜合症的病:胸悶、頭暈、煩躁,莫名地想發火把某個人狠狠地教訓一頓。
日子便這樣在無聲的厮殺中滑過,很快便到了高中時代的最後一個新年晚會。盡管電視廣播裏處處彌漫著新年的氣息,文娛班長也多次鼓動大家爲這最後一場的晚會獻藝,但是在一切爲高考讓路的信念面前,卻沒有幾個人肯真心實意地去准備什麽節目。最後文娛委員急了,請來班主任,命令大家晚會上必須每人出一個節目,否則便取消半天的假期。
晚會終于勉強搭起了台,簡陋得很,既沒有往昔花花綠綠的氣球和彩燈,節目單上,除了文娛委員演的一個老掉牙的單口相聲,也清一色的全是“獨唱”。
晚會有些死氣沈沈的。直到主持人報出木根的名字時,大家才將好奇又新鮮的視線,“唰”地一下轉到他的身上。
木根像是一株秋天裏的高粱,臉黑紅黑紅的,只是身材卻是矮矮壯壯的。在別人的竊竊私語裏,木根張了好幾次嘴,卻什麽聲音也沒發出來,兩分鍾後,他終于“啊”地一下高聲吼了出來。起初,我們還很吃驚,想這家夥平日裏不近影視,倒還會來個讓全班都陌生的歌。
只到他快唱完了的時候,忽然有人嚷了一聲:他唱的是張雨生的《我的未來不是夢》耶!這麽一驚醒,我們才意識到他是把這首歌完完全全地唱走調了!而且跑調的幅度可以創世界吉尼斯紀錄了!打個比方:就是把《好漢歌》唱成了《很愛很愛你》的調子,這樣滑稽的唱法真是讓全班同學大開了眼界。有人已經開始在下面小聲笑開了,大多數同學則是低下頭去,裝作揉眼或是彎腰撿什麽東西。但是每一個人都清楚,笑,馬上就要滾滾而出了。
歌,終于結束了。從沒有過的掌聲,雷鳴般地響起,震得人頭皮發麻,借著這掌聲的掩護,有人笑得不住地咳嗽,而我們親愛的文娛委員,則很體貼地搬出了她的單口相聲,只說了第一句,台下的人就全都笑爆了,有人竟然笑得“撲通”一聲滑到了地上,眼淚,也嘩嘩地流出來了。


可是,這樣的一笑,卻是做了晚會的興奮劑,一下子將氣氛推向了高潮。而我們的木根,則坐在喧嘩教室的一角,紅著臉輕輕地問他的同桌:“我唱得……還行吧?”這一句,卻引來了異口同聲的一句回答:“木根,你唱得太棒啦!”說完,又是一陣哈哈大笑!
笑,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靈丹妙藥,有了它,所有的憂愁、嫉妒、不安,便“嘩”地一下,消失得一幹二淨。我們在這樣一場因爲木根而一下子在記憶裏刻骨銘心的晚會過後,才突然地意識到:分手,而不是高考,已經呼嘯著來到了。所有的猜疑、不快,也該到了煙消雲散的時候了。精美的留言冊,像遲到的小學生似的,在我們這最後一同走過的路上,氣喘籲籲地傳起來。
而我們的木根卻從沒有意識到,他給我們帶來的,除了笑聲,還有日漸濃厚的真情。他只是深深地記住了那句“你唱得太棒啦”,信心百倍地一舉拿下了高考。
我想找舒壓按摩的工作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